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震云

 
 
 

日志

 
 

三论曹操墓仍有必要在学术上做文章  

2010-06-13 22:4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讨论曹操的学术文章与任何方无关,一共写了几篇,本文已发表在近期《人民政协报》,四论写好很久了,五论思考中。事实就是事实,实事求是。 

三论曹操墓仍有必要在学术上做文章

黄震云

     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提出了六条证据,在北京宣布发现了曹操高陵,引起了激烈的质疑争论。在真伪激辩中各方的理由结论也慢慢清晰起来,但落实的理据仍根本不够,核心还是石牌“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能否证明西陵穴为曹操墓这一焦点。因此有必要作进一步的研究。

   一.关于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和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刀两个石牌。我同意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年度论坛的提法:可以作为参考,但不能作为证据。理由如下。

1.大戟之说不成立,也就是说不符合汉语语言习惯。根据汉代扬雄的《方言》卷九,“戟,楚谓之釨。凡戟而无刃,秦晋之间谓之釨,或谓之鏔。吴扬之间谓之戈,东齐秦晋之间谓其大者曰鏝胡,其曲者谓之钩。”那就是说如果是大戟应该叫鏝胡,没有大戟这个词。该节下面接着说:“三刃枝,南楚宛郢谓之匽戟,其柄自关而西谓之柲,或谓之殳。”就是说戟之大小类型都有专门称呼,那么这个“大戟”一词是谁的语言?比对《方言》,三曹主要用的是秦晋之语。根据三曹作品分析,他们属于上古音系,只是个别字略有出入。因此上述证明应符合事实。

2.魏武王之说在文献上没有任何根据。曹操生前封魏王,死后谥武王,都是一字王,从没有把封号加上谥号称呼的,两字相加称呼这不符合礼制。后来俗语另作别论。如果要称王,不当用石头牌课程许多,应该叫汉魏王,因为曹操生前以汉臣自居,不会再死后给自己立一批作为反贼证据的牌子。一般情况下,官方不会混乱到把封号和谥号相加的称呼。至于曹丕立国以后,民间称呼也未尝有明文禁止。

3. 格虎之说系空穴来风。没有任何文献说过曹操打虎,怎么来的常格虎。假如是,那么常用的武器只有一个,怎么会有两个常。或等于说曹操经常打虎,一手用戟,一手用刀,否则不能叫常,常就是经常,只能是一个,另一个就是不经常。2010年重新发掘后竟然又出现了所谓可能是魏武王常所用的“常所用长犀盾”。作为君王需要一个常所用的长盾吗,这不过是一种娱乐的说法。

二.关于墓中的汉代画像石。安阳方面抬出了两块汉代画像石。我们肯定地说,近百年来汉代墓葬发掘很多,画像石亦有几万块,墓主地位几乎没有高于二千石的,也没有一两块单列的。在第一次为报刊写稿讨论的时候我就指出,其文字除常以外不类汉书,曹操手下文人众多,怎么写成那个样子?画像粗糙,为垓下之战,但又乱标出几个职务名称。这确有无中生有之嫌。至于另一图和北魏元谧墓出土图像相似,现石在美国,所以汉代画像石为证,肯定不可靠。2010年发掘后又说有上万块打碎的画像石,这更是没有谱了。

如果有那只能是2000石以下的小官。忽然冒出上万块,又是碎了的,让我们想起北邙山下的高水旺先生,这是不是一种认为制作呢?西高穴墓葬为不规则图形,十分草率,亦知其与王后墓葬无关。2010年6月12日的挖掘结果说是墓主人脸部被残,都被砍去。这就更不可能了,史书笔记都没有这样的记载。考古人员声称“陵园呈长方形,墓前有广场,模仿了曹操生前‘前朝后寢’式的宫殿建筑布局,”这更离谱。从周文王开始事死如事生,思死者如不欲生,但是墓地并不表示与生前一样,所以没有模仿一说。最为可笑的是连寝庙结构都不知道,应该是前面为宗庙,后面为路寝,没有前朝后寝之说,而汉高祖以后已经寝庙分开。

三.和曹操生平无法对接,依据文献,西陵墓根本就与曹操没有关系。《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建安二十三年(218)六月,曹操下诏令对身后事作出安排: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规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周礼》冢人掌公墓之地,凡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居后,汉制亦谓之陪陵。其公卿大臣列将有功者,宜陪寿陵,其广为兆域,使足相容。就是说,曹操墓地位置是一个高处。

对照曹丕写的《武帝哀策文》,文中说曹操的灵柩“弃此宫庭,陟彼山阿。”也应该在山的旁边或者说山下,而不是地下。这也是传统风水精神。 曹植写了《武帝诔》,文中证实曹操确实埋葬在西陵,陵固然指墓地,但一般还是指山陵。 陆机任著作郎时在皇室秘阁的历史档案中看到过曹操的遗令,并在他写的《吊魏武帝文》的序文中披露出来。曹操在遗嘱中指令把他“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珍宝”。西冈就是西陵,所以曹操的墓地不应在地下。

《晋书·礼制》说:“金珥珠玉铜铁之物一不得送,文帝遵奉,无所增加。及受禅,刻金玺,追加尊号不敢开埏,乃为石室,藏玺埏首,以示陵中无金银诸物也。”这里有两个问题要提出来:(1)既然铜铁之物一不得入,什么大戟大刀怎么可能入内。既然珠玉也不得入,那一把珠子从那里来的。汉代墓葬中饭含和肛塞都以蝉等小动物为常见,又怎么会尽是这些珠子呢?(2)既然曹操死后,曹丕追加尊号的时候不敢打开墓道,在门口凿开石室,放上金玺。这个随便挖一下就可以论证,那么是已经挖了没有找到,还是不肯挖。在凤凰卫视访谈时,与河南的同志面对面,我提问他们也没有回答。河南文物系统有人集中回应的时候对从文献质疑的说,你不懂考古,我没有义务普及考古知识;对从考古质疑的说,你不懂文献,好好读读文献吧,让我们目瞪口呆,感觉被他们娱乐了。

四.关于基因检测。2001年3月,我根据对国外基因研究资料的阅读,写作发表了《人类DNA多态性分析和民族学研究》的文章。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容易跨入的误区。目前考古学界普遍把民族看成种族来做比对。而事实上,帝王姓氏如刘、李都是文化关系,不是血缘关系。就像项伯改姓刘氏,但与刘氏没有血缘关系。曹操家族也是这样。如果能做的就是亳州其可考的相距不远的后裔,或者夏侯氏族。民族与种族概念应该分开,基因当然可以测试。那也是大家最服气的。像西陵墓地男性尸体旁边哪来女人不论,这女人究竟年龄几何等都需要科学测试。总之,要以真实服人。

    据说,安阳方面从墓中拿到了200多件文献,但是我们看到,都是一些民间瓦陶甚至还有陶猪圈,没有官窑的或者说一件精致的器物。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徐苹芳认为,陶猪圈是家庭饲养的象征,此前大多出土于一些村庄的遗址,反映了汉代“事死如事生”的厚葬礼俗,但在魏武王的墓中,“事死如事生”,出土陶猪圈可能吗?昨天出现在直播现场的河南省文物界人员对此不屑一顾。这怎么可能对应曹操的王侯身份?根据201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论坛显示还有“木墨行清”的简牍,或解释行清为厕所。曹操墓谈什么上厕所不谈。是说墨行清还是说行清,或者木上的墨的行列很清楚,上下文之间靠上靠下都需要讨论,简牍年代也需要测试。为什么不把所有的出土文献拿出来晒晒呢?

      无论是当面探讨,还是网上与媒体这么久的讨论,我觉得都无法绕过上述的问题去作出决定。网友说:在楚墓中曾经出土吴王夫差矛和越王勾践剑,难道那就是夫差和勾践的墓?毫无疑问,目前曹操墓认定是孤证不立,孤证之证没有说服力。乾嘉学派尚知道有一有力反证亦不立。为什么我们今天不能好好地讨论问题。事情真伪还没有清楚,就费力进行价值操作,走人际操作路线,或参观庆贺,或指点谁出来骂街,这不是正确的选择。曹操墓真伪还需要我们认真地从学术上好好做文章。

科学考古的创始人李济先生说过,考古要进行广泛印证,难道他说得不对吗!根据中国新闻网,2010年徐苹芳在北京举行的“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上,再次对曹操墓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考古发掘必须是在排除了盗墓发生的干扰情况下,才能得到真正的实在的东西,但是这个墓明显被盗过。而作为铁证的“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并不能确定这个墓就是曹操墓,他说,“常所用”包括东西和衣服,是最高统治者送给他的大臣或者亲属的,在东汉时期非常常见,《后汉书》里面就有一些记载。所以这个东西只能说明是墓主人得到魏武王馈赠后,觉得非常珍贵才一直带在身边,以至于成为随葬品的。

徐苹芳表示:“该墓称为‘西高穴’没有问题,但是如果目前定性为曹操墓的话恐怕还有很多问题。” 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表示,高陵经过投票入选,并不意味着将来不允许继续讨论。既然是评选,那只能是根据程序大家投票,然后看投票结果。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主要负责人亦反复强调说曹操墓不能作为结论,只是认识。那么,为什么西高穴成为曹操墓,理由很简单,走的是行政路线,市长挂帅,文物局担纲。学术行政化在这次墓地认定上显然起到了很大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27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